365bet最新版:杨浦86街坊旧改征收首日签约率达90%,521户居民将告别弄堂蜗居迎来新生活

摘要:长时间以来当地老百姓流传着这样一句口头禅:“旧改的阳光什么时候能照到大桥下面来?

”而这,也代表了一种期盼。

“我在86街坊住了44年,这一天也盼了44年。

”陆瑞芳沿着杨树浦路一直走,在一个弄堂口转了进去。

层层叠叠的私拉电线、晾衣绳覆盖着狭窄的天空,一根根竹竿伸出窗户,晾晒着各家各户的衣服。

这片红色门窗、青色砖墙的砖木结构旧房就是杨浦的大桥街道86街坊。

今天是大桥街道86街坊“二次征询”正式签约首日,截至上午10点,共有469产居民签约,签约率达到90%,协议达到生效比例条件。

老居民们兴奋地站在旧改方案征询进度墙前合影留念,不少居民喜极而泣,他们等了太久太久。

沿着窄窄的弄堂来到杨树浦路1423弄28号,这里是陆瑞芳的家。

推开一扇红色的木门,进门就是一个光线昏暗的客堂间,陈旧的柜子和杂物堆放在角落,一位老叔叔坐在餐桌前吃着饭,他只是陆阿姨众多“同屋”中的一个。

这间两层的老房里共住着4户人,其他3户都住在二楼,陆阿姨住在一楼客堂间后面的一个小房间里。

房间隔壁是楼梯,楼梯后面是公用的厨房。

每到晚饭时间,其他住户就会纷纷下楼来做饭,袅袅炊烟顺着狭窄的过道飘进陆阿姨的房里。

陆瑞芳是上海三十一棉的退休工人,在这个75平方米的小房间里,陆阿姨度过了44年。

房间里只有一个对着室内开的窗,就算是白天也要开着灯,关了灯就什么都看不见。

“前几天刮风下雨,

“最早是我和老公两个人住,后来儿子出生了,就让儿子住到了阁楼上。

”沿着吱呀作响的木楼梯上到一层半,果然发现了一个小阁楼,里面堆满了杂物。

阁楼仅有一米多高,人要弯着身子才能进去,陆阿姨的儿子就在这个窘迫的小空间里度过了整个童年。

“后来儿子结婚生子,再后来老公去世了,就剩我一个人留在这里。

买不起房子,也离不开这个弄堂。

”事情的转机出现在今年4月3日,一纸旧改公告贴到了86街坊,这让陆瑞芳重新看到了希望。

86街坊的征收范围包含从杨树浦路1375号到1435号、1423弄、1551号,眉州路1号到51号和广州路140号,共涉及被征收户521产。

今年4月16日,86街坊旧改征收进入意愿征询,同意率就达到9482%。

86街坊绝大部分为租赁房,为了确保征收项目顺利推进,征收受托单位杨浦第二征收事务所工作人员于5月3日起就挨家挨户走入居民家中,协助开展评估工作,解读房屋补偿政策方案。

6场政策宣讲会在杭州路第一小学食堂举行,吸引了大批居民参加。

基地所在地广杭居委所有居委干部不辞辛劳,积极参与部分居民家庭内部矛盾化解。

社区法官上门为居民提供法律援助服务。

房屋补偿政策方案听证会及论证会的召开,为征收决定及房屋补偿方案最终出炉提供了依据。

阳光透明的征收方式获得了居民的响应。

“我家从来都不吵不闹,两个孩子都听我的。

”在听取了征收方案以后,陆瑞芳果断地选择了以货币补偿的方式第一批签约。

“补偿金额330万,200万给儿子买房子,剩下的准备自己到郊区买套房养老。

”到下个月,陆瑞芳将告别这个生活了大半辈子的老弄堂。

长时间以来当地老百姓流传着这样一句口头禅:“旧改的阳光什么时候能照到大桥下面来?

”而这,也代表了一种期盼。

“杨浦过去的旧改重心集中在平凉、定海地区,未来将由西向东、由南向北逐步推进,重点集中在成片二级以下旧里。


0